.
2018年04月22日   大致多雲   🌡氣溫24℃     相對濕度 89%     空氣污染指數:3 至 4  

【專題報導】對抗腐敗司法的禁忌武器:陪審團否決權 (Jury Nullification)

發佈時間:2018-01-21 15:29:28 (最後編輯:2018-02-10 11:38:47) 觀看次數:1,185

   

【專題報導】對抗腐敗司法的禁忌武器:陪審團否決權 (Jury Nullification)
▲ 外國地鐵關於「陪審團否決權」的廣告

禁止報導陪審團的組成一事近日令坊間討論香港司法是否公正。究竟陪審團如何能影響司法,而會被法官視為「司法不公平」呢?在司法系統也腐敗時,「司法不公平」是否才是「正義」呢?稜鏡新聞特別專題探討「陪審團否決權」 (Jury Nullification)。

「陪審團否決權」是一個極少會被公開談論的題材,原因是一般大眾(尤其是陪審團成員)也不會被告知的一個權利,故被視為一項禁忌。使用陪審團的刑事審訊中,陪審團的權力其實比法官還大,負責決定被告是否「有罪」,而其決定是不需要給予任何理由。若果陪審團決定被告罪名不成立,則被告會被當庭釋放。在普通法下,陪審團不需要為其裁決而負擔任何法律後果,而法官是必須跟隨陪審團的裁決而行事。另一方面,被告人是不能因為同一項刑事罪行而遭多次審訊,故在審訊後被判無罪是為最終判決,檢控機關是不能就同一罪名不服陪審團決定,提出上訴再提訊被告。

因此,理論上若果陪審團認為有關的法律是「惡法」及/或認為司法系統腐敗僵化,成為政權利用惡法侵害公民的機器,則即使按照法律條文、法律原則、呈堂證據等皆應判被告「有罪」,陪審團是有權力選擇無視而判決被告「無罪」,即「犯法但無罪」。

在歷史上,普通法下存在的「陪審團否決權」往往是作為公民的陪審團成員,按照良心拯救同胞,對抗腐敗司法系統及政治的武器,從而達至正義。

在1734年,英國北美殖民地(即後來的美國)一間由獨立派商人資助出版的《紐約新聞周報》(New York Weekly Journal)批評殖民地總督威廉科·斯比爵士(Sir William Cosby)。總督指示親宗主國的法官及檢察官對《紐約新聞周報》負責人約翰·彼得·曾格(John Peter Zenger)控以刑事性質的「煽動性誹謗」罪名。當時北美殖民地的法律與現在不同,事實真相仍不是誹謗罪的辯護理由之一。雖然《紐約新聞周報》刊登的是事實真相,但按當時的法律仍屬煽動性誹謗。親獨立的陪審團無視殖民地不義的法律及惡毒的司法檢控,一致裁定曾格無罪釋放。曾格案自此成為美國象徵自由的經典案例。

在美國獨立後,美國陪審團也經常運用「陪審團否決權」否定不合理的法律及檢控。在1919年,美國法律禁止任何人釀製、出售或運送酒精飲品,等同全國禁酒。然而,全國禁酒被視為一項極不合理,也無可能真正實行的事情。雖然大量國民因為違返禁酒法律而遭拘捕及檢椌,但很多時陪審團都會運用「陪審團否決權」,即無視法律條文及呈堂證據,對違禁者作出「無罪裁決」。禁酒法律因為「陪審團否決權」而形同虛設,當局最後廢止。因此,「陪審團否決權」就像是司法系統中的公民抗命。

除美國外,俄國也曾經出現「陪審團否決權」的情況。1878年,俄國女革命黨人維拉.莎蘇麗治( Vera Zasulich) 用手槍意圖行刺獨裁的沙皇總督德里波夫 (Fyodor Trepov) 失敗被捕。同情俄國女革命黨的陪審團無視所有證據及法律,裁定莎蘇麗治罪名不成立,當庭釋放。

「陪審團否決權」的重要性及合理性

陪審團並不是盲從法律或法官指引的橡皮圖章。在普通法下,「陪審團否決權」是真實地被容許,並且在權力制衡上起了關鍵作用。行政首長能夠決定法官的任命及升遷,而在符合極嚴苛的條件下也能罷免法官。

另一方面,普通法要求法官按照立法機關通過的法律及判例作出判決。即使法官個人認為該法律條文多麼不合理,也不能作出有違條文的判決。法官同時受制上級法庭的案例及判刑指引,故要在重重關卡下,就特別的案件作出公義的判決,甚或釋放被惡意檢控的犯人,對法官來說極為困難。

英國普通法制度是一個經歷逾千年的高度精密設計。在行政機關獨裁、立法機關被不義者佔據及司法機關同時腐敗的情形下,作為公民的陪審團運用否決權作出最終制衡變得十分重要,並且是容許的。

「陪審團否決權」不被鼓勵

然而,法庭當然不鼓勵陪審團運用否決權,而希望陪審團按法律判決。與世上其他權力一樣,錯誤地運用「陪審團否決權」也可以導致不公義的情況。法庭除了不會告訴陪審團成員有關「陪審團否決權」的事情外,在組成陪審團時,被抽選的候選陪審團成員也會被問「會否依從法律而作出判決?」若果回答「不會」的話,則該被抽選者會被取消陪審團資格。另外,控辯雙方律師也有權對個別陪審團成員提出異議,要求剔除個別陪審團成員。最後,法官也會「引導」陪審團如何作出裁決。

從歷史可以見到,即使公民有「陪審團否決權」,但事實上只有在極端不合理的情況下使用。陪審團對正常審理的案件一般不應無視法律而運用「陪審團否決權」。